<delect id="pr2w7"><optgroup id="pr2w7"></optgroup></delect>
  • <td id="pr2w7"></td>
    <mark id="pr2w7"><ruby id="pr2w7"></ruby></mark>
    <label id="pr2w7"><ruby id="pr2w7"></ruby></label>

    今天是:
    當前位置: 首頁 » 黨史縱覽 » 黨史研究

    浩然英魂鄧演達

    來源:保定晚報  時間:2014-12-26 11:15:00  編輯:郭巖

    1919年2月,鄧演達在保定軍校畢業后派赴西北邊防軍任排長時留影

      鄧演達,字擇生,中國農工民主黨早期的主要創始人之一,1895年3月1日生于廣東省惠州惠陽縣永湖鄉鹿頸村。先是務農,父親鄧鏡仁考中秀才,任本鄉塾師。母親葉氏為農家女,操作終身。他少時因耳濡目染殘酷的封建壓迫和嚴重的民族危難,稍長既有學習軍事報效國家的愿望,鄧演達步長兄鄧演存(保定軍校第一期炮兵科畢業,陸軍少將)的后塵,于1909年考入廣東省陸軍小學堂學習,以聰穎奮發為該學堂學長鄧鏗所賞識,并被吸收為同盟會員。辛亥之役,他從陸小隨軍北伐,在廣東北伐軍總司令姚雨平軍中初露頭角。南北議和后回粵,先后在廣東陸軍速成學校和武昌陸軍第二預備學校畢業。1917年2月,鄧演達與廣東同鄉同學黃琪翔、葉挺、李振球、羅梓材、黃鎮球等一起升入當時中國最高軍事學府——保定陸軍軍官學校。

      保定軍校強筋煉骨

      鄧演達滿懷豪情來到保定軍校,報到之后,軍校教務部門把本期(第六期)設置步兵、騎兵、炮兵、工兵、輜重兵五個專科公布出來,讓學生按照自己的志向選修一科。事關重大,葉挺便和同時升學的廣東同鄉同學鄧演達、李振球、羅梓材一起,慎重切磋、商量選擇專科問題。

      李振球認為,步兵和炮兵是核心兵科,主要的戰斗任務,要靠這兩個兵科最后完成。因此他主張學步兵科和炮兵。葉挺認為選修工兵將會比選修步兵、炮兵更好些,因為能夠學到物理、化學、工程建筑、橋梁架設,實用爆破等更多門類的科技知識,這不僅有利于在軍界帶兵打仗,將來轉向社會搞“實業救國”,參加經濟建設也會大有裨益。

      羅梓材認為,工兵科課程設置雖是廣博,但就其兵科來說,數量較少,作用有限,只不過是一支輔助力量,你就是當了工兵司令,也難于獲得機會領兵作戰,大顯身手。

      葉挺說,我看以我們學過的各項軍事知識,要做一個初級軍官,應是足夠用了。所以為基礎在實踐中掌握步炮協同的駕馭能力,是可以預期的。我考慮的是,我們應當珍惜年華,多學一些知識。

      鄧演達在四個人中是個“長者”。不管討論什么問題,他都是先聽聽“弟弟”們的意見,然后再做評判。他聽了各家之說,給葉挺投了贊成票。他說,當今的形勢,是軍閥稱雄,擁兵自重。要完成民主革命,必須依靠革命武裝。我們既然有志于學習軍事,就應該選擇難度最大、知識最廣的專業來學。我不認為學了工兵就不能再指揮步兵、炮兵了。這要看自己的努力,事在人為。學了工兵,還可以參加國家建設,這個考慮也是好的。李振球聽到鄧演達也主張學工兵,便和他們一起選了工兵專科,羅梓材則選了步兵科。這四位同學后來都成了將軍。

      學生們未入本科之前,先入入伍生隊學習。鄧演達等三個人編在入伍隊工兵連。入伍生首先學的科目,是二等兵、一等兵、上等兵、下士等兵一級的基礎訓練,摸爬滾打,樣樣俱全。半年入伍生訓練結束之后,鄧演達與葉挺、李振球正式升入保定軍校第六期工兵科一連。

      保定軍校的正課教官多數是留學日本的士官學校畢業生,他們教的訓練科目,內容豐富,課時較長,紀律要求也很嚴格。許多同學,都覺得從早到晚,從課堂到野外,既要聽課又要演練,時間緊迫,連軸打轉,人人都弄得腰腿疼痛,疲勞不堪。但當他們得知,這個教學計劃是前校長蔣百里先生留下來的,也就忍痛堅持了下來。

      蔣百里主張,中國的新軍人應該是中國游俠、日本武士和歐洲騎士的綜合體,必須將這三者冶為一爐,才能鑄造出中國軍人的新精神。他在保定軍校任職時,都是借鑒德國、日本軍校的經驗,擬定教學大綱。他要求學生都要做到“守信,守時,苦讀,勤練,愛校,愛國”。并把這些優良品格,稱為“保定軍校精神”,讓學生們每天都要背記。

      鄧演達等早就聽說過有關中國軍事教育界這位前輩的許多傳聞。說他在日本士官學校畢業時,曾因學業優異,畢業考試成績第一名,成為接受日本天皇授給寶刀的第一個外國人;又說他留學德國時,也是因為造詣深廣,才華橫溢,曾得到德國名將伯盧麥的特殊賞識。鄧演達等從這些傳說里,產生了對蔣百里先生的傾心仰慕,對由他親手制定的教育課程,怎能說個“不”字?

      鄧演達和葉挺對戰術、筑城、爆破、地形學等課程,興味很濃。尤其對勝敗有關的戰術課,更是學入了迷。他們為了研究某個戰術問題,晚上熄燈就寢之后,還要鉆進課室,查閱各種戰例。他們對于鍛煉學生指揮能力的沙盤戰術作業,表現得更積極。許多同學都害怕對教官出的“情況”處置不好,當眾出丑。鄧演達和葉挺卻是不同,他們主動要求做指揮官,沉著大膽的處置各種情況,在多次沙盤作業課和作為選手代表工兵連參加沙盤擂臺比賽時,都以兵力調用適當,戰機選擇適時,攻防戰術運用嫻熟,富于創造,而被評為駕馭能力的優勝者。

      追隨中山先生壯志未酬

      1919年2月新年過后。鄧演達等第六期學生畢業了。由于這所學校屬于北洋軍閥政府掌管,學生畢業之后,都要分配到北洋軍中當見習官。包括來自廣東等南方各省的學生,都不愿意到北方軍閥部隊中去,但迫于學校的硬性規定,也只好暫時服從。鄧演達、李振球、羅梓材、黃琪翔等被派到北方地區的邊防軍部隊,葉挺則因想到德國繼續深造就沒有與他們一起到邊防軍。

      臨行前鄧演達囑咐葉挺說:“你見機行事吧!如果碰了釘子,真出不成國,你就到福建去投奔孫中山先生的援閩粵軍;我們的目標也在那里,大家到福建再會。”

      1920年孫中山回粵,命鄧鏗創建粵軍第一師,鄧演達被任命為該師參謀兼步兵獨立營營長,從此他成為孫中山的積極追隨者。鄧鏗被暗殺后,他是粵軍第一師中團結全師忠誠擁護孫中山的中堅人物。1922年6月陳炯明在廣州叛變,圍攻總統府,孫中山脫險到達上海。鄧演達及時潛赴上海,向孫中山請示。是年終,孫中山調滇桂軍驅逐陳炯明,鄧奉命聯絡第一師的其他各部,配合滇桂軍東下討陳,他自任前鋒,重新占領了廣州。1923年春第一師重新整編,鄧演達升任第三團團長,參加了討伐沈鴻英,陳炯明的戰斗。此時孫中山回廣州,重建大元帥府,因深悉鄧演達對革命夙具衷心,英勇善戰,乃調他率所部負責拱衛大本營,并授予鄧演達少將軍銜。

      1924年1月,孫中山在廣州同中國共產黨合作,改組國民黨,制定聯俄、聯共、扶助農工三大政策,鄧演達竭誠擁護,并在所部第三團首先接受新的政治訓練。國共合作后,孫中山籌辦黃埔軍校(中國國民黨陸軍軍官學校),鄧演達受命為七人籌委之人,為建校悉心籌劃,不遺余力,廣泛聯系召集保定軍校同學校友到黃埔軍校任教。5月間黃埔軍校成立,他任訓練部副主任兼學生總隊長,同周恩來等共產黨人真誠合作,為黃埔軍校力量的團結、發展做出了貢獻。后因蔣介石(保定陸軍速成學堂第一期炮兵科留日生,陸軍特級上將)的心腹王柏齡(保定陸軍速成學堂第一期炮兵科留日生,陸軍中將)援引黨羽,把持校政,1924年冬,鄧演達決然辭職。他先到蘇聯,又于1925年春赴德國研習政治經濟,并閱讀馬克思主義著作。未久,孫中山逝世,國民黨右派勢力抬頭,鄧鏗與黨內形勢日非,革命前途堪虞,乃毅然棄學,于1925年冬由德取道蘇聯回國。隨即出席了國民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被選為國民黨第二屆候補中央執行委員,并就任黃埔軍校教育長。他以注重革命教育和政治訓練深受學生愛戴。1926年3月20日,蔣介石制造“中山艦事件”,以此作為反共借口。鄧演達挺身斥責蔣失去革命立場,勸其立即停止軍事行動,卒遭蔣排斥,被調離黃埔軍校,到黃埔軍校潮州分校任教育長。

      為民主革命泣血奔走

      1926年7月,廣東國民政府出師北伐,鄧演達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政治部中將主任。他盡量延攬共產黨人和國民黨左派同志作為骨干,號召政工人員“此去是要喚起廣大農工平民大眾,自己起來解除自身的痛苦”;要求大家沿途調查農民的生活狀況和土地分配情況。政工人員每到一處,立即協助當地工人組織工會,農民組織農民協會。所以在北伐戰爭中,軍事的勝利進展是和群眾運動的勃興密切相關的。在北伐途中,鄧演達除領導政治工作外,還兼軍事指揮。每于戰爭激烈時,他總是出現在第一線。當時擔任前鋒的第四軍,幾個戰績赫赫的著名戰役,他都參加過指揮。北伐軍迫近武昌時,他擔任攻城總指揮,親臨城下督戰。雖槍林彈雨,他仍鎮定自如;皮肉受傷潰爛,亦未發覺。其高度的革命熱情和艱苦的任事精神,常感動左右。10月10日攻克武昌,鄧演達兼任湖北省政務委員會主任。以后,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移駐南昌,他又兼任總司令部武漢行營主任。

      革命蓬勃發展的同時,國民黨右翼代表蔣介石也正加緊其分裂活動。11月北伐軍占領南昌后,蔣介石設總司令部于南昌,與當時的國民黨左派中心武漢相對抗。1927年1月,蔣介石違反國民黨中央政治會議所作遷都武漢的決定,擅自決定遷都南京。鄧演達堅決反對,于2月9日同徐謙、吳玉章等五人在武漢組成行動委員會,同蔣介石進行斗爭。3月7日,國民黨二屆三中全會在武漢召開,免去了蔣介石的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主席、軍事委員會主席和軍人部部長等職,鄧演達當選中央執行委員、中央政治委員會委員、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團成員和中央農民部部長,并重新任命為軍事委員會總政治部主任。此時,在他的建議下,中央成立了土地問題委員會,并創辦了農民運動講習所、農民問題研究會等,開展對農民問題和土地問題的研究。在當時的武漢政府中,鄧演達忠實執行孫中山的三大革命政策。積極支持農民運動,成為著名的國民黨左派領導人。

      在國民黨二屆三中全會后,鄧演達多次發表講話,闡述反對個人獨裁的意義,主張“黨指揮軍事”,而不允許“軍事指揮黨”。為此,蔣介石一直視鄧演達為心腹之患。

      1927年蔣介石發動“四一二”反革命政變,誣蔑鄧演達“煽動暴亂”,下令通緝。針對蔣介石的叛變,鄧演達主張東征討蔣。但這時武漢政府亦在反革命力量包圍中,其主張無法付諸實踐。4月間第二次北伐討奉,鄧演達隨軍出發,在河南臨穎大戰中,親臨前線指揮,擊潰奉軍主力,占領了鄭州、開封等地。6月中旬,汪精衛也公開打出反對革命的旗號。鄧演達從河南回到武漢,他鑒于形勢逆轉,已無法挽回,于6月30日給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留下了《告別中國國民黨的同志們》一信,譴責蔣介石、汪精衛的反革命行徑,隨即辭職離開武漢,化裝成工人間道西北,到達蘇聯。11月1日,鄧演達、宋慶齡、陳友仁在莫斯科發表了《對中國及世界革命民眾宣言》,明確闡述了三民主義的意義,提出組織“中國國民黨臨時行動委員會”(中國農工民主黨前身),繼續與新舊軍閥斗爭。1927年冬,鄧演達由莫斯科轉赴柏林,致力于政治經濟的研究,同時與在德、法等國和在國內的同志往來聯系,商討醞釀成立革命組織的問題。以后又赴歐、亞各國游歷考察,尋求中國革命的道理。

      1930年5月,鄧演達回到上海,于8月9日召集各地代表舉行了第一次全國干部會議,正式成立了“中國國民黨臨時行動委員會”。通過了由他起草的政治綱領《中國國民黨臨時行動委員會政治主張》,選出了中央干部會,他被推選為總干事。組黨以后,他在上海夙夜匪懈,親自主持黨務工作,一面經常聯系、接待各方面人士,策劃軍事倒蔣;一方面主編《革命行動》半月刊,親自撰寫了一系列政治文章,對蔣介石集團以及帝國主義和封建勢力進行了深刻的揭露和抨擊。1931年8月17日,鄧演達在上海愚園路愚園坊20號干部訓練班講課,由于叛徒陳敬齋(新中國成立后被抓捕判處死刑槍決)告密,當天下午,淞滬警備司令部偵察隊特務和靜安寺捕房的中西警探一涌而至,將愚園坊20號嚴密包圍,當即逮捕鄧演達等十七人。

      鄧演達被捕后,蔣介石千方百計利誘鄧演達,但都無可奈何,他終于起了殺機。

      1931年11月29日晚上7時許,蔣介石的侍衛長王世和帶了衛士來到富貴山炮臺,帶走了鄧演達。就在這一天夜間,鄧演達被王世和等秘密押至南京麒麟門外沙子崗,慘遭殺害,時年36歲。

      鄧演達一生忠勇奮發,艱苦卓越,嚴毅剛正,愛憎分明,是中國民主革命時期杰出的革命家,卓越的軍事家和政治家。他為國為民,奮戰終身,對中國民主革命有不可磨滅的貢獻。中國共產黨對鄧演達的不幸遇害也深表痛惜。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人民政府撥專款將鄧演達的遺骸由殉難處遷葬于紫金山南麓靈谷公園東側(中山陵左側)。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給鄧演達以崇高評價。毛澤東曾把鄧演達與古代民族英雄岳飛、文天祥和著名共產黨人瞿秋白、方志敏及革命愛國志士楊虎城,聞一多等一同論列,稱贊他們“以身殉志,不亦偉乎。”2003年8月,保定軍校紀念館為鄧演達將軍鑄造了銅像。


    打印
    分享到:
    農工黨中央網站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凡本網注明“來源:農工黨中央”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屬農工黨中央和農工黨中央網站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如有需要鏈接轉載或其它 方式調用者,請注明摘自“農工黨中央網站”或相關字樣。
    ② 凡本網未注明“來源:農工黨中央”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僅為提供更多信息和促進交流之目的,不代表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參考,我們不作任何承諾保證,不承擔任何的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為"來源:農工黨中央",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老时时彩开奖结果公布
    <delect id="pr2w7"><optgroup id="pr2w7"></optgroup></delect>
  • <td id="pr2w7"></td>
    <mark id="pr2w7"><ruby id="pr2w7"></ruby></mark>
    <label id="pr2w7"><ruby id="pr2w7"></ruby></label>

    <delect id="pr2w7"><optgroup id="pr2w7"></optgroup></delect>
  • <td id="pr2w7"></td>
    <mark id="pr2w7"><ruby id="pr2w7"></ruby></mark>
    <label id="pr2w7"><ruby id="pr2w7"></ruby></label>